壓力容器人才網 招賢納士網聯盟網站
切換行業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中心 職業規劃 HR崗,能否三十而立?

HR崗,能否三十而立?

發布時間:06-21  
我們發現,在人力資源領域,三十而立似乎并不成立。

我們從這20名HR中選了3位,分別是即將奔三的90后女孩高高、35歲的人力總監郭霞和剛剛轉做獵頭、即將40的楊素萍。

他們都有著各自的迷惘與無奈,而產生這種無奈的主要因素,則是現階段,他們難以改變的所屬城市和任職企業規模。

據統計,全國約70%的從業者都在中小型民營企業任職,而這些企業大多分布在三四線城市。

這無疑讓絕大多數人力資源從業者的職場生涯一眼就能望到頭。

‘稍稍市儈,不下小人’的90后

在地鐵上看手機的高高

90年的高高已在一家小公司做了兩年HRM。

女老板和她同齡。

“女的嘛,事兒多。”

但很快,她又表示:也是因為她的要求多,我的成長其實都集中在這兩年。

13年本科畢業后,會計專業的高高在機緣巧合下從事了人力資源行業:表哥的公司需要一名HR,她被拉去頂了幾天。

那幾天的經歷讓她產生了一個想法:或許我也可以做HR?

就這樣,半路出家的高高開始了自己6年的HR職場生涯。

“前四年就是‘帶皮’的,‘帶皮’就是說沒有踏踏實實一直做HR,中間還做過一陣子銷售。”

至于為何做銷售,她的答案很簡單:為了多賺錢。

為何后來又回來做HR?因為銷售沒賺到錢。

實際上,高高一直都沒怎么賺到錢。有時實在不夠用了,會問家里借點。

兩年前,她進了現在這家公司。同齡女老板風風火火的性格反倒讓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在職場上的成長。

兩年時間,她做到了人力資源經理。而工資卻仍不理想:一個月5000左右。

女老板常常臨時有了想法,就立馬布置下去,要她趕緊把方案拿出來。這逼得她不得不報各種課程去惡補那‘帶皮的四年’沒有專研過的專業知識。漸漸地,她從被動轉為主動,自己去學習那些專業課程。

但她的自主學習準確地說,并不是為了那個女老板,而是為了自己。

兩周前,她已提出了辭職。

說到這件事,高高這樣說到:

很多人都沒辦法適應我們老板的節奏,但我已經跟了她兩年了,怎么會不適應呢?我想走不是因為這個。一開始,我的確能力不夠。為了滿足她的突發奇想,我不斷學習,直到現在,我還在學習。但當我越深入了解人力資源后,就越意識到,矛盾的焦點在于我和她對人力資源的認知不一樣。

在她心里,人力資源只是一個輔助部門,充當一個執行者的身份。她才是銷售部門的老大。一年前,我已經發現了公司業務上有些問題,給老板提了建議,但無論是老板還是部門經理,都沒人贊同我的想法。畢竟在他們眼里,我只是個Hr。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年了,公司終于按我一年前提的建議來改了,但我的定位,還是一個沒有話語權,用來給老板和業績背鍋的角色。

那么這個鍋,我肯定是不能背的!

朋友對她的評價是任性,但高高說,她只是不喜歡受委屈。

她自己給自己的評價是:稍稍市儈,不下小人。

離職后的自己能做什么呢?高高自己也覺得迷茫。大學里的會計專業早就丟了,也做過銷售,但自己好像并不適合做銷售。只有人力資源,積累了6年經驗,不用從頭開始。

“聽起來,好像選擇做HR因為這已經是你的最優選擇了。”

“也不算吧。因為說實話,我的確能在這份職業里找到價值感,尤其是,當我往人力資源領域深挖的時候,發現其實這里邊還是有很多東西的,并不只是簡單的招聘。這條路,還是可以往下走的。”

最后她說:

“我不后悔做HR。”

尋找人生方向的HRD

沖浪的郭霞
cr:攝于5年前,郭霞本人提供

國外自助游、潛水、沖浪、健身、美容……

35歲的郭霞生活其實并沒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光鮮。

08年畢業后做了北漂,在培訓機構做銷售的郭霞對當時機構里的老師十分崇拜。

“他經常帶著我們去各大企業指點江山。”

緊接著,郭霞換了一家知名公司,從人力資源專員一路做到了人力資源經理。

在北京獨自打拼的六年里,她一步步,從一個職場菜鳥,成長到能獨立承擔招聘、薪酬、績效、培訓、員工關系等各個模塊內容的人力資源老手。

三十而立,郭霞卻在30歲時離開北京返回了自己家鄉——一座西部省會城市。

“說是省會,其實應該算三線城市了。”

而回家的理由很簡單:年紀到了,不能再漂下去了。

回來后才發現,在那座城市,要再找一個跟之前待遇相差不大的工作真的很難。

“好的單位說白了大多都是靠關系才能進的,我選擇現在這家公司,最重要一點就是這個老板也是80后,他的思維方式我很認同,只要有能力,都會給機會,而不是說還考慮對方的背景關系。”

剛進公司頭兩年,郭霞干勁十足,用她的話來說就是:在她家鄉,能給到這個薪水其實已經很不錯了,公司也愿意提供各類福利,能給的都會給,還給她配了專車。

以為遇到伯樂的郭霞在公司呆了4年后,也陷入了迷茫。

最早在北京的時候,她進入人力資源行業其實也算是個意外,但她覺得自己適合做這行,并認為自己能做到總監級。

現在的她已經成了人力資源總監了,可工作的價值感卻在不斷流失。

公司不再需要人力資源掌握話語權,老板一句話就能改變先前制定的規章制度,原則性越來越低,人力部門逐漸成了行政部門。

這讓她感到不安:雖然錢還是那么多,但自己好像也沒做什么真正有價值的工作,感覺自己好像不配拿這么高的薪水。

這半年以來,她一直在問自己:下一步呢?我該怎么走?

創業?不具備這個能力。

跳槽?在那個三線城市,可能已經沒有更好的平臺給她跳了。

“去年面試時,我看了那些面試者的簡歷,大概50%的人從上一家離職原因是公司發不出工資,今年這個數字差不多到了70%了。”

于是,完成了最初愿望的郭霞,頂著HRD的頭銜,每天加班做著瑣事。

在這困惑的半年里,她逼自己堅持學習英語(已學習97天),定著鬧鐘每天下午6點,有時候睡覺會突然想起來今天忘了學習,又趕緊爬起來學完;在報名的最后一天報了人力資源一級,只有2個月的時間備考,每天晚上12點以后睡覺,復習手稿堆了整整半包A4紙……

全力以赴去做一件事情后,得到一個相對好的結果,這是她一直以來都很享受的過程。

郭霞每天的行程都很忙,只能用周末的時間陪孩子。每到周末,她都會在各類飯局穿梭,再抽出時間來,帶孩子做戶外活動,或者去書店看書。

她也承認人力資源這一行,其實是受很多因素影響的。參加HRbar的訓練營后,她看到許多跟她同一級別的同行好像并沒有像她這樣迷惘。

“都是D,但是這個D與D之間含金量的差距,其實還是很大的。”

而造成這種差距的原因很現實:那些僅靠本職工作就能獲得價值感的HRD們,要么是在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要么就是在房地產這類體量更大的行業。

“離開北京后悔嗎?會后悔。但那有什么辦法呢?我的家在這兒啊。”

在那個城市,現階段的郭霞幾乎無法通過跳槽實現進一步突破。于是,她利用本就不多的空余時間代理了一個化妝品品牌。

談到那個代理的化妝品,她說:

“其實就是微商了。但看到有兩個認識的朋友,也是女的,和我差不多大,做微商都比我賺的多,我的性格很難接受這種失落感,而我的本職工作也沒有價值感。”

“從做HR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我要做到HRD。但做到了以后呢?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為什么要做微商代理?我只是想找到自己接下來的事業和人生的方向。”

郭霞其實并不缺錢,丈夫的薪資在那個城市也算頂尖,家里剛剛買了第二套房。

郭霞缺的,是一座更有活力的城市。

用‘習慣’對抗生活的獵頭

“我沒什么資歷,簡歷資料您就將就著看看吧。”

這是明年就將迎來不惑之年的楊素萍跟我說的第一句話。

四十不惑。

但人到四十,上有老下有小,職場競爭力也比不過年輕的新人,隨時準備著面對職場瓶頸,甚至還有被裁員的風險。

楊素平所在的城市既不是北上廣一線,也不是什么省會城市。有著近20年工作經驗的她,呆過的企業都是50~100人規模的私企。

“那會兒,我們這好的企業都在郊區,因為成家了,想著工作要離家近,都沒有考慮過。那后來呢,就導致了我們想進大公司,發現就沒有辦法回流了。人家不會再用你這種小企業的人了。你只有從大企業往小企業走,沒有辦法從小企業從大企業走。所以就業的范圍就越來越小。”

談到上一份工作,她說得最多的就是真的沒有辦法。

“利潤點太低了。”

“訓練營老師教我們做了一些數據測算,但公司真的沒有空間讓我們做變革。很多數據老板都沒有辦法給到我們,因為都是很混亂的,他自己也搞不清楚。那個公司20多年了,每年都在虧本。老板借錢給我們發年終獎,我都忍不住替他覺得可憐。”

上六休一,加班做雜事也是常態,經常晚上八九點才到家。晚飯還沒吃,就先檢查孩子作業——她有三個快上初中的孩子。

孩子作業檢查完后,都十點多了。接著吃個晚飯,洗漱一下,就十一點多了。每天到了這個時候,才是自己的時間。楊素萍把這些時間全用來聽課和寫訓練營作業。

有時加班晚,十一點多才回家,孩子已經睡了。早上出門時,孩子還沒起,看兩眼就走了。

楊素萍說自己也沒什么興趣愛好,空余時間就是看看書,聽聽課。但還是會抽出時間來帶孩子去外面走走,盡量滿足孩子的需求。

“我們那代人就是這樣的,要干活的。不像現在的90后,條件那么好,從小就培養藝術或者其他方面的興趣愛好,讀的大學也好,我現在工資可能就是有些90后的零頭,房子什么的也都只能靠自己。”

“有的年輕人上班,一個月2000多,3000多,可能家里人就不要他上班了,在家準備考公務員就行。可我們不像你們這代人,不敢停下來。”

即使在訓練營中經常被老師夸獎,但楊素萍的工資水平在同期學員中,已經算很低的了。

因為當地企業對她現在崗位能給到薪資上限就是這樣一個水平,再高就給不起了。

“有的同學說自己用一兩年的時間就幫公司招了200多人,但實際上,我也可以。只是我們公司的體量支撐不起這個數字。在我們這個地方,這個行業,近百名的員工數量其實已經算很大的規模了。我拿不出什么具體數據去和一年招200個人的同學比。”

這并不是個例,據HRbar人力資源學院調研,全國70%的從業者都在中小型民營企業任職,這些企業大多分布在三四線城市。

任職公司的體量太小,這無疑讓絕大多數人力資源從業者的職場生涯一眼就能望到頭。

楊素萍也嘗試過轉型,她經過商,帶過團隊,但都沒能堅持下去,因為她覺得,沒有一樣其他性質的工作,能給她帶來像人力資源那樣的激情。

“做HR的話,每招到一個人,我都會有激情和價值感。”

因為要照顧孩子,時間上實在排不過來,楊素萍辭去了上一份工作,轉做獵頭。

“因為這也不算轉行,而且,年紀大了,擇業范圍真的越來越小了。”

現在的她雙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陪孩子。

人到四十,真的能不惑嗎?

楊素萍說,到了她這個年紀,該折騰的也都折騰過了,踏踏實實過日子就行了,心也不再放那么大了。

對她來說,工作和生活其實很難分清,不過她說自己已經習慣了。

從小到大,他們那代人就是這樣在生活的磨難中‘習慣’過來的,而且,能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又怎么會不開心呢?

她沒有什么困惑,唯一的遺憾就是年輕時沒去大城市發展過。

但她卻并沒有將自己和行業的瓶頸完全歸結于城市和行業。

她說在許多從業者還不專業的時候,往往喜歡自以為是,這會給企業留下這個崗位的人喜歡瞎搞,浪費老板的時間,讓這個崗位在老板心中的重要性沒那么高。部門負責人也總是覺得企業的HR是在給自己添麻煩,而不是在幫自己,進而全行業都認為這個崗位并不是很值錢。

相較于城市、行業這些很難改變的客觀限制,我們唯一能突圍的辦法只有科學系統地學習專業知識,提升自己的專業能力和認知水平,將人力資源直接同企業業績掛鉤,實現自我價值的同時,為企業創造價值,為HR正名。

成為一個強大的HR

和男友在回民街買小吃的高高

90后的高高不喜歡買包,她不理解為什么會有那么多同齡人會花兩個月甚至三個月的工資買一個裝不了多少物件的名牌包。

她平常喜歡逛逛淘寶,買化妝品和衣服;每天睡覺前最后一件事都是放下手機。而她最喜歡的事是吃,尤其是吃肉。

葫蘆雞、肉夾饃、羊肉泡饃、肉丸胡辣湯……西安美食她張口就來。

每天的安排都大同小異:上班,下班,玩,現在就是再加一個趕訓練營的作業。周末則是上課,約會。

夜幕下的回民街飯館林立,各種各樣的清真食肆與攤點密密麻麻連成一片,其中不乏當地人最認可的老字號小店。

“你以后想成為什么樣的人?”

在各式小吃間穿梭的高高回答了我最后一個問題:

“一個強大的人。”

愿天下所有HR,都能成為一個強大的人。
我要評論
昵稱:
QQ咨詢
比特币计算难度查询 吉林时时几点直播 内蒙古时时昨天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数据图 青海快三开奖详情 重庆时时彩网址 浙江快乐十二投注价格表 重庆时时彩5星人工计划 招北京赛pk10代理 平肖计划 赛车长期稳赢计划 新时时五星直选 3438鉄算盘资料王中王五肖图 欢乐生肖平台哪家好 所以幸运28开奖网站 七星彩带连线的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